狮威国际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爱情文章

我有一个小丈夫,每天晚上都顶着小帐篷过来,然后把我压在身下用

时间:2019-05-16 10:30:00来源:爱情文章 作者:晟丰小编 阅读:52次
 

我叫小马

我叫小马

我有一个小丈夫,每天晚上都顶着小帐篷过来,然后把我压在身下用力顶我。

第1章:我是童养婿 我叫朱浩宇,三岁的时候就被我后妈卖了,买我的是一个城里人。

他家有一个女儿叫魏佳怡,从小体弱多病,说是要找一个生辰八字相合之人才能破解,而我刚好符合,就这样我成了童养婿。

说也奇怪,自从我来了之后,魏佳怡的身体渐渐好了,人也跟着嚣张跋扈起来,成天黑着一张脸,用鼻孔看人,可惜了她那漂亮的脸蛋。

说到底我也算救了她,她非但不敢恩,还处处针对我,只因为我是被他们家花钱买来的,只能做人下人,下贱到最底层最卑微的人,甚至连跪在地上仰望她的资格都没有。

从小到大,我们就是这样过来的,她要么不理我,要么就欺负我,一不高兴就把我赶出去,让我蹲在门口,说我的样子像极了乡下的看门狗,甚至还善心大发喂我吃狗粮。

魏佳怡的父母是做生意的,总是早出晚归,东奔西走,全靠小姨照顾我们。

小姨长得很好看,又清纯又温柔,就像女神一样。

不过听说她也是乡下来的,对我还不错,不过在魏佳怡的事情上,她从不帮我说一句话,任由魏佳怡欺负我。

上了小学,我交了人生中第一个朋友,也是我的同桌苏柔。

苏柔和魏佳怡两个人,一个像是温柔善良的灰姑娘,一个像是高贵的白雪公主,而我喜欢的正是这位灰姑娘。

魏佳怡从不缺少朋友,因为她长得漂亮,班里的男生女生都很喜欢她,那时的魏佳怡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公主的光芒。

而我和苏柔就默默无闻地一起上课一起玩,直到五年级的时候,魏佳怡也不知道发什么疯,拎着一个小桶拦住了放学回家的我和苏柔。

我看见魏佳怡就心里发颤,可是,当着苏柔的面必须要勇敢。

我挡在苏柔面前,看着凶神恶煞的魏佳怡,心里直发颤。

魏佳怡一把拽开我,指着苏柔,“你,滚开!” 那时的我瘦的像只猴子一样,被魏佳怡一扯,就向马路中央栽去。

苏柔被吓的一动不敢动,连哭都不敢大声,轻轻抽泣着。

我不等站稳,就往回跑,来到苏柔面前,安慰她,“别害怕,我会保护你的。

” 一转身迎面泼上来一桶红色油漆,带着一股刺鼻的味道,我捂着眼睛不敢睁开。

魏佳怡把油漆桶摔在地上,扯着我的袖子,仰着头冲微观的同学们大喊大叫:“告诉你们,这头猪是我的狗奴才,是我妈花钱买回来给我玩的,你们谁想跟他做朋友,必须要经过我的同意!知道了吗?” 她特意朝苏柔瞪了瞪眼睛,苏柔吓得低下了头,两个肩膀微微发抖。

那一刻,我的眼泪就在眼眶里,强忍着才没有掉下来。

我恨魏佳怡,恨透了她,可我能怎么办呢? 我不由得看了她一眼,想象着把她按在身下,一顿拳头,她哭爹喊娘求饶的模样……光是想想,就很过瘾。

哪知正在我小兴奋的时候,一个耳光啪叽打在我的脸上,“你他妈瞅谁呢!” 我赶紧低着头,那场畅快的梦也醒了。

我很害怕魏佳怡会让我蹲在学校大门那当看门狗,那样的话我以后还怎么上学呀。

“我,我错了。

”我规规矩矩地站在他面前,低头认错。

魏佳怡终于满意了,用鼻子哼哼着跟一群吹着口哨的男生一道离开。

苏柔更是低着头贴着马路边小心地往家走。

没有车肯拉我,我就这样带着一身油漆走了回去,一边走一边哭。

进门的时候,我看见魏佳怡趴在窗户上得意地看着我,好像在欣赏她的作品。

小姨看见我这狼狈样,急忙过来帮我收拾,当清凉油涂在脸上的时候,火辣辣地刺痛。

“你瞧你!”小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,“你惹不起还躲不起么,怎么弄成这样!” 我低着头,一声不吭。

如果魏佳怡打算欺负我,我躲有用吗?除了忍着,一直忍下去,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。

晚上,这事又被魏佳怡的妈妈知道了,她上来就是一巴掌,刚好对称,我却傻了,小的欺负我也就算了,怎么大的也打我,我究竟做错什么了? 也就在这一天,我终于知道什么叫童养婿,“谁让你招惹别的女生?你以后是要娶嘉怡的,从现在开始就给我手脚干净点,记住了吗?”她凶起来的模样,简直就是魏佳怡的扩大版。

原来魏家买我把我养大,是为了做魏佳怡的老公! 可是,这怎么可能呢?她根本看不上我,怎么可能嫁给我呢?想到我一辈子都要跟魏佳怡绑在一起,只剩下大写的绝望。

第二天,苏柔没来上学,我也没了朋友,魏佳怡却依然被大家众星捧月着。

转眼就上了初中,那时候我家这边出现了刨根队,就是一伙人骑着自行车碰到独走的人就从后面追上来,用刨根猛捶后脑勺,据说死了不少人。

学校发出了通知,让同学们注意安全,结伴而行。

出门前,小姨特别叮嘱,让我跟魏佳怡一起走,说我是男子汉,要照顾好魏佳怡。

我其实也挺害怕的,那段时间总觉得后脑勺发凉,跟魏佳怡一起,好歹有个伴。

到了外面,魏佳怡猛地回过头来,狠狠地瞪着我,“你别跟着我!” 我愣了,她那趾高气昂的样子真叫人生气,小声嘟囔了一句,“谁跟着你了,我也要去上学。

” “哎呦,敢顶嘴了是吧?”魏佳怡上来就推了我一把,我没有一点防备,往后稍了几步。

她指着我,“就在那,跟我保持两米远的距离,不准靠近我!” 松松垮垮的校服映衬出她苗条的身子,我忍不住瞄了几眼,就这样跟在魏佳怡的后面,不敢远也不敢近,好在我们同校不同班,到了学校我就解脱了。

没走多远,迎面过来一个骑着摩托车染着黄头发的小混混,魏佳怡很高傲地上了摩托车,看都没看我一眼。

我踢着路边的小石子,心里有些难受。

上了初中的魏佳怡成了校花,追求者一抓一大把,而我这个正牌已经被挤到人群外了。

不知道白天发生了什么,晚上回家,魏佳怡好像很生气。

等她和小姨吃完了饭,我才上桌吃了一口,魏佳怡就把一袋狗粮扔在桌上,把剩饭剩菜全都倒进了垃圾桶。

我默默地回了房间,没饭吃的日子,早就习惯了。

半夜,肚子咕咕叫,把我饿醒了。

翻来覆去地,怎么也睡不着,胃里一抽一抽的,干脆去厨房找点吃的。

我像个小偷一样,悄悄地打开冰箱,忽然响起了什么声音。

做贼心虚,我赶紧关上冰箱,蹲了下来。

“嗯,嗯,啊……”我仔细听着,好像是从小姨的房间传出来的,难道小姨做恶梦了? 魏佳怡住的是个复式小跃层,他们一家三口住楼上,我和小姨住楼下。

“啊,我快不行了……” 听到这句话,我放下手里的西红柿,想也没想往小姨房间跑,刚要推门,又听见另外一个声音,“这就受不了了?告诉我,舒服吗?” 小姨屋里有男人! 我惊讶地长大了嘴巴,又用手捂住,轻轻地推了一下门,就露出一道缝隙来。

相关阅读

昨晚半夜我老公把我弄醒啪啪啪,大家有木有这种情况?

昨晚半夜我老公把我弄醒啪啪啪,大家有木有这种情况?

第一次老公让我把我弄得潮吹了把我吓坏了!喷出来太多的

第一次老公让我把我弄得潮吹了把我吓坏了!喷出来太多的水!我还以为尿了呢!后来才知道那是潮吹。

老公几乎每天都要,至少两次,每次都用手把我下面弄的湿湿

老公几乎每天都要,至少两次,每次都用手把我下面弄的湿湿的,然后又磨我,天啦,难受死了,然后再插进来,每次弄好久,好舒服的!弄得我每天上班双

结婚以来,我在婆家什么活都干,在娘家的时候我妈把我当宝

结婚以来,我在婆家什么活都干,在娘家的时候我妈把我当宝贝,在婆家我就是根草。

老公几乎每天都要,至少两次,每次都用手把我下面弄的湿湿

老公几乎每天都要,至少两次,每次都用手把我下面弄的湿湿的,然后又磨我,天啦,难受死了,然后再插进来,每次弄好久,好舒服的!弄得我每天上班双

分享到:

栏目导航

推荐日记

热门日记